雾果

一个神经质的 女的

那时候他和我说他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刚谈恋爱的二十岁小伙子的时候我还不明白,直到后来我才发现,他又把自己包裹起来,对我不会再有依赖。 ​​​

思鹭:

想到他要跟另一个女人好一辈子,我就十二指肠溃疡般难受。

这世上的祸福,躲不开躲不了,该来的就会来,不管走哪条路,只要一起走下去就好了。

招谁惹谁了

家里面的小孩子

生日快乐……虽然已经过了……

又不是没听过更难听十倍的话,为什么还要小心眼

万物皆有裂痕